【讣告】《孤独的美食家》作者,传奇漫画家谷口治郎去世,享年69岁

中文名:谷口治郎
外文名:谷口ジロー
别 名:谷口次郎
国 籍:日本
民 族:和族
出生地:日本鸟取县
出生日期:1947年
逝世日期:2017年2月11日
职 业:漫画家
主要成就:多次在国际上获奖
代表作品 《父之历》、《少爷的时代》


谷口治郎是日本著名漫画家,他的名字在台湾被翻译成两个,一个是谷口次郎,并以此出过几本单行本,另一个是谷口治郎,后期的作品大多以此名字出版。其作品多次在国际上获奖,代表作有《父之历》、《少爷的时代》等。而且他的作品由于种类繁多,几乎各大出版社都有出过他的作品,长鸿、尖端、东立、东贩等都有。
2017年2月11日,漫画家谷口治郎病逝,享寿69岁。
被法国插画家与出版商视为「神」的艺术家——人气美食漫画《孤独的美食家》(孤独のグルメ)的漫画家「谷口治郎」(谷口 ジロー),11日于东京辞世,享寿69岁,传奇一生落幕,留给粉丝无限遗憾,不得令人感叹又一位大师远去!


继续阅读

[新蔻3][70000解锁达成福利追加60P电子图集]


嗯,这只是开胃小菜,作为正片出来前的点心(正餐之前吃点心?好像有什么不对啊)
新蔻3的众筹达到7W时的解锁图集,网上应该很早就有源了,我为什么现在才发呢,因为我忘了,我都忘了这东西放在手机里好几个月了
现在是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,今天和以前一样风平浪静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继续阅读

[首发][夜桜汉化组][131020][赤い処方箋]YouLove![FLASH GAME][CN]


上一部作品大家玩得开心吗?
我看了看回复,很多人都在吐槽画风。
嘛,这次的阿狸确实怪怪的。
不过肯定有些口嫌体真正的人玩得很嗨。
话说左上角的狼头点进去就是隐藏关了
大家有发现吗?没发现的话赶紧去点看看。 继续阅读

[あきのそら] 笑顔を咲かせて 笑容綻放開來了


今天给大家推荐一篇NTR,其实这本单行本已经汉化了,可惜没人做种,只能发发主线故事,用单行本封面做帖子封面,真是丢人_(:з」∠)_漫画画风很不错,剧情很有意思,虽然讲述的NTR故事但是结局很甜,女主当着男主的面被NTR,跟其他妖艳贱货不一样的是女主并没有贪恋小黄毛的大鸡鸡,没有走母猪线,一直心系男主,或许是鸡鸡不比黄毛小吧,男主也一直深爱着女主,剧情几经反转,最后女主与男主喜结连理,真是可喜可贺 继续阅读

状态

注册已结束,注册已结束!!
嗯,这次开放注册应该是史上最长时间的开放了,然而注册神社账号除了可以投稿以外并没有什么卵用,没注册上就别纠结了,当然想投稿却没注册上的,找我代投也是可以的哦
原本是想写个投稿指南,结果最近事好多啊_(:з」∠)_,怎么会有那么多事,然后就搁置了,所以现在想投稿的请多参考以前的帖子,或者看使用说明,那里有简要的投稿教程
还有就是躺在待审区的帖子我也看了,因为要遵循最大化利用资源(也就是防止一次性把所有帖子全都发完)所以正常情况下每日发出来的帖子是1-3帖,没有通过审核的帖子也别急,真没通过的话会在标题里注明原因的
最后就是鼓励大家多投稿,本站注重排版,请勿只贴个图片甩个链接就提请审核了,根据投稿类型,帖子内的信息要求多少不一,具体参考以前的帖子 继续阅读

(C91)[正経同人(As109)] 少女と裏路地 其ノ肆【动态CG】


大家好我是新人搬运工,菜鸡一个不会发帖,老是不过审核_(:з」∠)_,春节的时候就写了一直没有过,在奋发学习之后,终于学习了怎么投稿
水叔As109续作 小巷萝莉的第四作(其实是第六作)(°∀°)ノ突然幸福,基本上还是啪啪啪,不过这回更让人心疼了,水叔是要把萝莉整死的节奏啊Σ(  ̄□ ̄||),还做成了exe程序(请在电脑运行)
As109的画风不用说,肉感也是一级棒(°∀°)ノ 表情真是爽到,上课跳弹Play什么的简直太赞,最后貌似还发了小混混与女主的糖也是神秘中透露着真实,爽到啊,神他妈还有最后把女主叫到神之小巷来一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BABA 继续阅读

琉璃神社独家报导!香港的ACGN产业到底是怎么样的呢?


注意!此新闻为攻略兼新闻!

前天,我在香港旺角进行了自由拍摄培训,昨天练习山地疾走。。。可能大家知道的香港是一个购物天堂,那里有数不清的珠宝店,购物中心,餐馆等等(说白了就是现充天堂)。然而大家可能并不知道香港其实还是有动漫商店的,甚至有一个动漫购物中心。今天,冠希文就带你们来看看香港的动漫商店!(好吧就是两个地方 继续阅读

跪着看完!死亡游戏漫画的巅峰,17年前这漫画的脑洞就遥遥领先时代几个档次!

16870000cb08d91e411a

跪着看完!死亡游戏漫画的巅峰,17年前这漫画的脑洞就遥遥领先时代几个档次!

死亡游戏类的作品,在日本具有源头般最强大影响力、而且开辟了血腥猎奇人性残杀作品的新纪元的,毫无疑问是1999年高见广春所著的小说《大逃杀》。可以说,正是这本书打开了日本创作家们对最能够、也是最方便展露所谓“人性丑恶”的死亡游戏题材的创作热情,于是直到今天,这类作品仍然保持着非常高的人气。 继续阅读